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机器人新闻

机器人新闻

  • 人类可能爱上机器人吗?机器人能否学会爱与感受?


  •   人工智能(artificialintelligence,AI)、机器人绝对是近年最火红的话题之一。人们开始意识到科幻电影里的场景可能即将在现实生活中发生,一则以喜一则以忧。喜的是科技进步带来的便利性,例如,机器人也许能补足老年化、少子化社会,照顾者短缺的问题;忧的是,机器人会抢走我们的饭碗,甚至,有些人开始担心智慧爆炸(intelligence explosion)注1的极端情境。

      从社会的层面来看,这些似人非人的机器人,究竟会在我们生活中扮演怎样的角色?当它们拥有人类的外型、语言、甚至情绪表达,我们会只视它们为无生命的机器、工具吗?这个问题,我们可以从2001年的电影《A.I.人工智能》(A.I. Artificial Intelligence)谈起。

    电影《人工智能》

      电影《A.I.人工智能》


      人类能够爱机器人吗?《A.I.人工智能》

      电影《A.I.人工智能》描述一个科技高度发展的未来世界(对现代来说仍是未来),一家机器人公司研发出第一个懂得“爱”的机器人小孩──大卫。在此同时,该公司的员工亨利与太太莫妮卡,正面临亲生儿子马丁因绝症而冷冻睡眠的绝望中。这样的家庭悲剧让亨利成功为公司选中,成为这个新型机器人小孩的第一位使用者。

      太太莫妮卡起初是愤怒且强烈反对。“没有任何东西能取代我们的孩子!”她对亨利大吼。但日子一天天过去,大卫极尽真人的外貌、行为、情绪反应让莫妮卡很难只把大卫当作一个“机器”对待,加上自己深知亲生儿子马丁也许永远无法苏醒,莫妮卡开始放下心中的抗拒感,再次欢笑、重拾“当一位母亲”的快乐。然而,这将是一个不可逆的决定,机器人小孩对特定对象的爱无法删除,无法重灌,要是收养者事后反悔,机器人只能被送回原公司销毁。

      正当大卫要在新的家庭展开生活时,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──莫妮卡与亨利的儿子马丁的病情好转,并从冷冻中苏醒。马丁返家后为整个家带来了不定时炸弹。人类的手足、同侪之间都时常互相较劲了,更何况是人机之间。马丁打从心底认为大卫不配分散妈妈对他的爱。而大卫虽然仅是单纯想得到母亲的爱,却不懂人类世界复杂的社交方式,无心之间做了许多伤害妈妈、伤害马丁的行为。最终,莫妮卡、亨利为了保护儿子的安全,做出了弃养的决定。

    机器人男孩

      机器人男孩大卫

      就在莫妮卡即将载大卫回公司销毁的前一刻,她心软了,她打开车门,叫大卫快逃往树林,远离人群、不要被任何人类抓住、不要被销毁。

      “问题不是制造学会爱的机器人,真正的问题是——人类能不能爱它们?”


      机器人是否“为人”,标准在哪?

      机器人能不能学会爱、有没有感受力、有没有意识?这可以是一个难以得到共识的哲学思辨。首先,何谓爱?何谓感受?何谓意识?科学家目前对人类的意识如何运作、在脑中的神经活动中如何产生都争辩不休了注2,我们如何轻易定论机器人有没有办法拥有意识、学会爱呢?

      根据心理学家Haslam、Loughnan、Kashima与Bain(2009)所进行的大众实际调查,以及其形成的理论,一个简单的答案是:机器人也许可以学会情绪“表达”,但它们没有“情绪感受力”。

      Haslam及同事透过一系列调查研究,试图找出“为人”(humanness)与“去人性化”(dehumanization)之间的界线。换句话说,找出有哪些重要因素,让我们判断一个对象“为人”;相对的,当没有这些重要因素时,我们会把此对象判断为非人。他们进行一连问卷调查研究,以及内隐联结测试(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,IAT)注3,测量参与者对四大类对象──人、机器人、动物、超自然事物──的想法及态度,并藉由比较“人”与“非人”对象的看法,归纳出哪些特质、心理状态是专属于“人”这个概念的。

      结果发现,不管在东、西方的文化中,人们对“为人”的概念主要由两个面向组成:

      一是“人类天性”,包含有生命及无生命体本质上不同的所有特质,如情绪力(emotionality)、欲望(desire)、好奇心(curiosity)、自主行为能力(agency)等;

      二是“人类特殊性”(human uniqueness),包含逻辑思考、推理等的认知能力,以及受社会、文化影响下的特质,如礼貌(politeness)、勤勉正直性(conscientiousness)等。

      缺少“人类天性”的特质,一对象会变得冷酷、机械化;而缺少“人类特殊性”的特质,一对象会趋近于动物。因此,人类与机器人的主要差异在于“人类天性”。机器人可以拥有“人类特殊性”,可以推论、理性思考;但不具有“人类天性”,无法感知情绪、产生自主欲望。

      机器人也许可以有非常似人的外表、拟真的社交互动注4。但就本质上而言,它们的情绪表达再真实,都不是因为真的“感觉到”这些情绪而做出外显反应,而是被设计、制造而得以如此。

      机器人可以拥有人型的外表、情绪,但终究没有感受(experience)的能力

      既然我们认为机器人实际上无法感受、没有痛觉、不会真的有负面情绪,为何电影《A.I.人工智能》中莫妮卡会忍不下心将大卫销毁?难道只是电影剧情需求吗?不尽如此。从目前人机互动(human-robotinteraction)的众多实验结果来看,我们对待机器人确实会比对待电脑、家电等机器时,有更拟人的互动,尤其是当机器人具有拟人特质时(例如外貌、情绪)。


      人会同情机器人?

      Seo与同事设计的研究(2015)中,受试者需要与机器人Nao合作进行游戏。在游戏进行数分钟后,Nao开始出现一些故障的迹象(这当然是实验者事先设计好的),像是动作、说话变得不流畅等等,这样的故障会随着时间越来越明显。而在Nao出现故障的状况后,它会表现出害怕跟担忧的样子,并向受试者说它很担心实验者发现它故障,会把自己的记忆消除、它不希望忘记跟受试者玩游戏的快乐回忆。然而最终,实验者还是出现、并在受试者面前把Nao更新了,更新后的Nao会展现完全不同的说话方式跟特质(这是为了让受试者相信记忆真的被消除了)。

      在这一连串的情境之后,受试者接着会填答一些问卷、回答他们在实验中的感受。

    NAO机器人

      Nao机器人

      结果显示,人们确实会对这个Nao产生同情、同理的情绪,有些人甚至替Nao向实验者求情。

      然而该研究并没有直接比较人们对机器人、人、非拟人机器(如电脑)的反应,再者,自陈式问卷一直是被受质疑的测量方式。因此,目前已有很多神经心理学家,使用脑造影技术如“功能性磁振造影”(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Imaging,fMRI)来了解我们与机器人互动时大脑的活动。


      在我们脑中比机器更接近人,但仍不是人

      如Krach与其同事(2008)的研究,他们透过fMRI的技术发现,人们脑中掌管“心智理论”(the Theory of Mind,ToM)注5脑区──主要包含内侧前额叶皮质(medial Prefrontal Cortex,mPFC)与颞顶叶接合(temporoparietaljunction,TPJ)──在与拟人机器人互动时,活化程度会比与机器手臂、电脑(不具人型外表)互动时高。但仍比不上与真实人类对象互动时的大脑活动。

      换言之,机器人似人的外表,会让我们的大脑认为它们—某种程度上──是具有心智(mind)的。机器人对我们来说,不会完全等同于电脑、手机等没有拟人特质的机器,但也不会对待它们(机器人),全然像对待其他人类一样。

      然而,不同证据在Chaminade团队(2012)的研究中也被发现了。Chaminade与同事比较了受试者面对人、机器人、电脑等不同对象时的大脑活动状态,却发现负责心智理论(ToM)的脑区只在与人互动时有显著的活动。

      支持不同假说的结果存在于目前文献中,尚无法达成一个定论。这或许是因为此领域的新颖性,我们需要更多的“重复验证研究”(replicatestudy)来确立一个现象的真实性,加上不同研究者使用的机器人、作业、研究环境、指导语有些不同,都可能为研究结果带来变数。可以确定的是,此领域的研究结果将会相当可期,AI机器人等科技在未来社会的利用,可说是一个相当确立的趋势。从心理学、神经科学的角度来看人机互动,不但对机器人设计能带来帮助,同时也使我们更了解人脑的认知运作方式。

      AI机器人等科技在未来社会的利用

      大卫最后实现愿望了吗?

      说到这里,也许有些读者还相当在意,《A.I.人工智能》中机器人小孩大卫最后到底怎么了?大卫被放逐后,踏上了旅程寻找木偶奇遇记中的蓝仙女,希望她能把自己变成一个真实的男孩,因为大卫深信,唯有这样才能真正得到母亲的爱。然而这个心愿当然没有实现,两千年过后,地球已完全结冰、人类也已灭亡,外星人挖出了冰层中的大卫,欣喜于发现这个相当“原始”的机器人的同时,也决定为大卫完成心愿──让母亲莫妮卡重生,但只能存活一天。在这得来不易的一天中,大卫终于得以享受专属于母子的快乐时光,没有亨利、没有马丁。夜幕将至,母亲即将再度陷入永恒长眠之际,对着他轻轻说:“我爱你,大卫,我一直很爱你。”大卫流下眼泪,仿佛长久以来的愿望终于实现,也终于能随着母亲,一同长眠。

      这样有些令人惆怅的结局似乎也透露着,要机器处理人类的感情信息何其困难(很多时候我们自己都无法理解了!)母亲当然是爱着他的,但大卫直到最后一刻才明白。

      以现在的技术,人类也许还无法制造出像大卫一样,可以如此自然互动的社交机器人,但如果有一天我们的科技做到了,你会如何看待这些乍看与真人无异、但本质上截然不同的对象呢?

      注1:智慧爆炸(intelligence explosion)意指当人工智能学会自我进化,其所拥有的智能将在极短的时间内超越人类所拥有、所能控制的情况(参考资料1)。但也有意见主张智慧爆炸不可能出现(参考资料2)。

      注2:有兴趣了解神经心理学家关于“意识”的理论,可见参考资料3为一例。

      注3:“内隐联结测试”最早由Greenwald及其同事(1998)提出,是一种藉由测量受试者对特定词组的反应,来得知其内隐态度的测量方式。此方法,相较于自陈式问卷,较能排除受试者想符合社会期许所造成的答题偏误。

      注4:虽然这目前仍是非常难以达到的境界。人类的社交活动,仔细分析下来其实非常复杂且精细,包含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社交线索。更有一派说法认为,人类大脑的认知能力远超越其他物种就是为了应付复杂的社交场域—详见参考资料5。

      注5:“心智理论”意指在了解他人的心智状态的功能。例如,站在别人角度思考、同理他人,都是会使用到心智理论的情境。

      广州市美达克作为Nao机器人广州市授权经销商,长期以来为华南地区各大电子生产企业、电力企业、电信企业、地铁、各大中专院校、科研部门以及全国各大图书馆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,深受用户的好评,并得到授权单位的嘉奖。



客户服务热线

13602858842

在线客服